陈述二三事

尝试解剥腦內混沌的自己
蒐尋夢裡的海潮汐

磨刀不誤砍柴工
想專心做某件事
寧可花點時間先把雜碎清理
讓自己安心平靜地寫日誌

不然總是覺得還有什麼事未做
繁多又煩亂的情緒根本無從撫平

就像做功課時又惦記著玩耍
玩耍時又惦記著功課未做
結果玩耍也不盡興 功課也未做完


(又是拖了幾天後才紀錄的日誌)

千萬不能在心煩意亂的時候 思考問題
只會鑽牛角尖鑽進死胡同 越鑽越自閉


11/8


「不要隨意評價別人,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之前在微博看到的一句話,解讀到的字面意思是,不要隨便否定和批判別人。如宋丹丹所講:「不是你自己親身經歷的事,不要輕易發表見解和言論」。


對於我而言,常用於家人長輩身上,他們不知道我這些年獨自在外闖蕩經歷了什麼,請不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子女身上。

但後來再看到那句話,反而有另外的看法。
我認為「你所看到的 只是人們願意展示能夠給別人看的」,多得是我不知道的事。

人與人保持距離感,不探究,不僅是為了維護之間長久的關係,也是一種自我保護,避免得知真相後的失落。

如黃偉文所寫「試問誰可潔白無比 如何承受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鋒利」。


——
今天再看到差不多版本的一句話,「這世界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別太聰明 除非你能承受」。


所以,請自己別再做無謂的擔憂了。
我的千百句叮嚀也比不了他人一次利慾的誘惑。

——
人們常說「自己都不愛護愛惜自己,別人怎麼又會愛你,又怎麼知道如何愛別人」。

我知道這句話的本意是鼓勵每個人無論在什麼情況下被別人拒絕時都要自愛。
不夠自愛,別人確實不一定愛你,但是,一點都不影響你愛別人。
那種時刻為對方著想 將其擺在第一位的感受,我瞭解。
只不過,會變得被當作理所當然。

過好自己的生活,變得強大優秀。
別讓無條件奉獻的英雄主義,變得渺小且廉價。

11/7晚散步时想到一件很废又纠结的小事。

——
早前朋友L说准备考研啦,闭关,不回微信了。
我说可以理解,专心学习吧。

只不过后来看到L在共同好友的朋友圈那里仍点赞(L应该不知道我们有另几个共同微信好友),然后我就故意也在那点赞(L好像也会收到消息)。

无意又发现某付宝没有显示L的植树能量信息或者对方没有偷我植树能量了。列表上没有L的名字,找到了对话框试着发信息,果然把我删了。(不过查看记录猜测好像删了我的那段时间还有在微信和我聊天)。

L没有发朋友圈,留言依然没回复。

误点了L的头像进了朋友圈,发现又不是三天可见了,不过是久前的动态了。点了个赞,隔天醒来如我所料,又锁了。
会不会从那之后发的朋友圈都是把我分在组外了。

一直很介意这件事,在揣测对方的意图,是不是真的有意避我,可又想不到避我的理由。
不过直到散步时突然换了个角度想想,删某宝联系方式、明明在线看到却又不回复留言、被发现开了朋友圈后又锁了起来等等,无论怎样不理解和不平衡,但始终L没有删除微信。(虽然我也想过可能因为有共同好友怕日后见到很尴尬)

为什么只看到失去的一面,而不留意还存在的一面。
破罐子破摔只会适得其反将仅存的一张好牌一点好感给破坏。

或许L就真的只是不想回复不想聊天只是偶尔打开微信点个赞,或许根本就没有特意把我分组只是突然想解锁朋友圈而已。但是删除某宝联系方式我就不解了。

之前在朋友圈热传的一篇公众号很煽情地呼吁人们不要设定朋友圈三天可见半年可见,我当时还留言反对:
『少来这些。
听得最多的是大家都很忙,只有真正在意你的人才会翻你朋友圈,设定「三天可见 半年可见」只会伤及无辜。

我觉得这只是自己的类似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托词」吧。

我也有翻对方的朋友圈从头到尾,有的也锁起来。我觉得没什么不妥,尊重对方的意愿。可能对方心情不好,可能对方想清静,像我这种念旧和强迫症的人,纯粹觉得发过的心情事件在后来会觉得烦可又不舍得删,而三天可见的分界线帮我解决这个矛盾,有点掩耳盗铃,但自己舒服,所以自己没必要为了别人的看法而违心。

真的想了解对方,想念对方,为什么不直接打开聊天框,为什么不约在老地方。
为什么要执着于朋友圈里的东西,你看到的只是对方把可以给别人看的拿出来看而已,不一定就是真实的自己,开心不开心隔着屏幕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执着于打不打开朋友圈才是衡量一个人对你好坏的标准?

所以不要再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质疑别人打不打开朋友圈,那是自私不是关怀。』


道理都懂,结果用于实践却不凑效了。
当然有个最大因素,因为对方是自己在意的人,才会每每如此像在做高考阅读理解题,因为对方无心一个表情一句话而胡思乱想。

再回到L跟我说要闭关考研的前一段聊天记录,那段时间因为一些事崩溃着,我跟L倾诉说,好像可以聊天的人只剩你了,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请明讲,你不要也不辞而别了,我受不了。L说好,说还好我没有女朋友,不然闹冷战的话天天紧张得要死。

说完不久之后就有了前面讲述那些事,所以我就不解了。
就像朴树《猎户星座》里唱的那样「世界在雾中 那些人说着 来吧 就不见了」。


——
L其实也和我一样,不太爱回复微信,等有空了或有心情了或选择性地回复。

但我不清楚L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
因为我看到在意和重视的人的讯息反而一定会立刻回复。
也不知道人们为什么看到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就会立刻有兴致。

所以好像渐渐习惯以回复速度来作为判断自己在对方心里位置的标准。

(其实我一直都反对这种衡量方式,因为知道有很多因素影响着 所以是不准确的,譬如你觉得我没有及时回复你或不回复你就是不重视你的这种想法我觉得就是错误的,但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反而失效了,开始臆想对方是不是会按照这样的衡量标准,我是不是不够重要)

所以L如果对所有人都这样,那就是L性格的事情没得讲。(归根结底还是我不够了解L,才会产生那么多无谓的猜测)

推己及人 将心比心,正因为我和L都是不爱回复微信的人,顺其自然 自然而然,我明白那种不想回复的心态和感受,但一想到我所在乎的L也是这样选择忽视了我,就会不安,我就像也变成了那些我不回复的那些人的角色一样,成了L不想回复的人群之一。
(我不知道表达清晰问题没,这段我不知怎么表达)


看到过一句话,大概是说,
这时代人人手机不离手,谁会真的错过信息,真的不必处处较真或觉得为难。


再往前的往前一次聊天,L说,你想我有目的地对待你吗hh。

我说,emmm我选择你自己觉得最喜欢和舒适的来对待,人总是矛盾的,会希望对方可以像自己想要的那样 但又能以自然的方式自觉发生,而不是刻意要求。


——

7号晚散步想到的明明只是一小段话,结果现在写着写着就冗长了。

明明只是如L所说的 很普通的聊天而已。

想聊就聊不聊就不回 为什么会牵扯出那么多阅读理解式的复杂心理活动。


过于重视反而变质反而不是好事。


11/7


反正拖泥帶水了這麼久 仍沒有變化
既眷戀過去又期盼未來 反而四不像
很多事情要到最後才能夠 蓋棺定論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深陷其中無法辨
不如好好消失沉淀一段時間 清与靜
決心下得容易做得到卻很難 我盡力


在人們面前絕對不會有任何情緒,但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就特別想把情緒發洩出來 蒙在被子裡大叫大喊也是一種方法。

常常聽人表面輕率說抓狂 但或許他們沒體會到過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和抓狂。

有難過情緒的人能夠傾訴出來那還好,反而堆積太多了的那些一時之間不知該從何說起,或是常常不能準確且完整地表達闡述,詞不達意,糾結成一團,呼吸困難,叫天喊地都無回應的無力感。

不想靠工作、運動等來去分散注意力,那些只是短暫的逃避。
我真的好想快些琢磨通透這一切,好讓自己在往後百毒不侵。

雖然地球並不是圍繞著我轉,可那個人關鍵時刻卻消失,為什麼跟說好的不一樣?我迷惑了。

自閉把朋友圈鎖起來,儘管這麼做很幼稚,儘管沒人在乎留意,但 真的不想再丟架了。

受難的為什麼偏偏是敏感細膩的人,沒心沒肺沒所謂真的好麼。


再三強調厭惡的那些事情還是發生,終有一天要讓它們從眼前通通消失,別再困擾我。



为了找上一篇日志同一观点而翻到自己的这条朋友圈。

还没回过神后知后觉又过了一个月到了11月,如果也是1号写这条就好了(强迫症和仪式感)。

这一个月里又是重复着。
小学中学的学生时代,时间观念是很清晰的。或许是因为细数着下课放学和周末放假的时间,每分每秒都难熬。又或许在痛苦的课业之余跟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间,在相衬比较下显得更加深刻。

大学和毕业以后进入社会的上下班,时间就开始变得无概念。哪怕你为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事情忙碌着,重复着,崩溃着,荒废着,常常一晃神,就是一大段时间过去了。

如果不是哪天发生过什么事,哪张专辑是什么时候发行的等等作为一个记忆点让你想起,仿佛一切都像刚刚才发生一样。恍若隔世,恍然大悟,原来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那几年自己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空白,记忆断层,像做了什么又好像没做什么。


明明记得昨天做了某件事
结果第二天就找不到做的痕迹
真不知道是自己穿越了
还是日复一日的重复
让自己产生惯性错觉了

(譬如明明记得昨天我是空了一篇没有内容的日志准备今天补写 可是翻看记录却是两三天前空的了 关键是 这么快就又过了两三天? 成年人的时间就是过得很快)

(本来应该接上上篇日志写的,结果工作忙啊心情不好啊就拖到现在)

这是一篇想太多的自言自语,也是自己觉得很废很不想写下来所以一直拖着的原因之一,因为真的很幼稚。只想到是自己的想法那就当作成长纪录吧。

在微博无意看到的一个视频,大概是说男生和女生认识六年了,双方父母都喜欢对方,可是就是相互看不上不能在一起。

我的初心是,只想自己跟自己竞赛,做个优秀的人,外在其实也只是摆在次要的位置就好了。什么帅气身高财富那只是一时之快而已。

可是站在别人的角度,我就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我太喜欢站在对方立场代入分析思考问题,因此我自己也常常乱了节奏。发觉过于深究是非,反而会变成是非之人。

让原本我已经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反而大打折扣。哪怕对方真的是在意外表优先的,这些世俗顾虑也都会变成是自己的致命伤,而如果对方是不在意的,那更加糟糕,破罐子破摔,擅长无心把在意的关系给破坏,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因为见过太多人是那样,就甚至开始怀疑所有人都是这样。
就像电视里的警察卧底或是常年接触犯罪现场的人,也会去定时接受心理治疗。

因为之前跟她聊天时有试探讲到这个话题,她的回复我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说,这么多年和我做朋友会比较舒适长久,但她了解她自己的性格,实在不合适做伴侣,并不是所有结果都只是以恋爱收尾。她也疑惑我是不是因为爱而不得才念念不忘。

那些喜欢过她的人吃了闭门羹,现在都已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吧。这些年我呢?

虽然这样讲会让人觉得我比较自大,凭什么否定他人的感情,但还是想说,男生懂男生正如女生能一眼看穿女生,我看到的那些 告诉我知道有的人就是目的动机不纯,一有机会就再试图靠近 明明暗藏伴侣了还四处撒网。那没有爱,是要而不得才念念不忘。

这些年我也仍会担心她有没有被人渣欺负,除了一些寒暄偶尔也留言说不要单独和异性喝酒之类的。

不过想想,一个有原则的人是不会放纵的,否则相隔两地自己就算再怎么叮咛嘱咐也是徒劳的。

而我也似乎管太多了,哪怕只是出自于关心。


我自己还是默认归咎于是我还不够好,不够外表。



其实也有五年没见了,当时她也只是把我当朋友,是我一开始就喜欢她才做朋友,而不是做了朋友才喜欢她。

于是开玩笑的发朋友圈想间接给她看,结果她真的回复了。

我无条件相信她说的,可是自己又说服不了自己,只能怀疑着这个世界,疑惑自己所看到的除了她以外的那些腐烂。

不管事实真相是怎样,我发觉讨厌自己越深究这些是非,越会渐渐变得不像我自己,不能保持初心。就像越下定决心为了避免被物欲化世俗化而去瞭解了后 反而潜移默化被侵蚀污染。保持无知,或许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尽管我似乎没有资格来担忧,但还是希望最终和她在一起的人,是个优秀专一的人。

人情世故的虚伪老练和圆滑 我仍学不会,迎合不了所有人。还是想很俗地自我安慰一句,‘物以类聚’ ,不用担心对方是否只在意什么虚表,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终会遇到和自己相同频率合拍的人。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
#假如我年少有为知进退

#可惜没如果


如果戴耳机 效果会更佳
毕竟 贝司手是一个弱势群体

在最后 将mv里主角分别幻想的
几个画面剪在了一起
可惜只能上传60秒

那些期待的、未发生的事情
寄托、盼望在于另一个平行世界
也算是一种happy ending吧
-
后来的我们